越来越远的时尚

插画家:(法国)Jan Legendre

译者:邓月贤

版本:重庆大学出版社

学会2018年9月

我们什么时候第一次产生了将服装与我们自己联系起来的想法? 共同的成长经历告诉我们,这很可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感。 最明显的例子是,在中学时,每个人都喜欢穿自己的衣服而不是校服。 这不仅仅是因为大多数校服都很丑。 即使有的学校推出了新的日韩校服,学生们仍然不能愉快地接受校服着装。

这就像一部简短的时尚史。 时尚艺术也是在类似的心理中发展起来的。 进入现代社会后,追求不同的外在服饰已成为人们必要的审美追求。 然而,在学校里,政教系的老师们并不喜欢穿着“花哨”的学生。 以前,我们站在学生的角度对此嗤之以鼻,但当我们成为成年人,拥有了穿衣的自由时,我们就会发现,时尚界的我们似乎没有能力接受那些真正“花哨的衣服” 。 阅读时尚史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就像现在的世界一样。 在经历了20世纪的思潮和艺术追求后,在复杂的政治观念、后现代美学等多元思潮中逐渐开始变得模糊。

终于有人受不了了

“时尚会影响你,并在不知不觉中决定你的行为。 但就时尚而言,独裁是双重的,因为它主宰着女性,而女性决定男性的行为。”——Paul Poiret

“殡葬工作者的大军,有搞政治的也有恋爱的,总之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

这是诗人波德莱尔对法国街头男人的着装的评价,十分严酷。 然而,当时的法国巴黎已经是世界上最时尚、最现代化的地方了。 但到了19世纪,它陷入了前现代的僵局并陷入停滞。

如果要我寻找一位彻底改变服装设计的先驱,我倾向于选择法国人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英国人查尔斯·弗雷德里克·沃斯(Charles Frederick Voss)虽然早在1858年就创办了时装沙龙,但就时尚创新的现代意义,特别是解放女性服装而言,他的影响力并不如波瓦雷(Poiret)那么大。

紧身胸衣和裙撑是前几个世纪流行的时尚潮流,象征着维多利亚时代的风格。 这种刻意让女性显得苗条的服装,几乎在每个细节上都对女性的身体有害。 这根本不是一个人在选择衣服,而是一个人的身体被迫去适应衣服。 例如,大多数女性必须深呼吸,穿上紧身胸衣和裙撑,然后才能走上被讽刺为“希腊弯”的路(胸部向前,臀部向后,将身体扭转成一个倒立的“?”); 当时流行的颜色是舍勒绿——以砷或砒霜为原料制成,油漆工人如果不小心吸入细粉可能会死亡; 如果及地裙子被车轮卡住,受伤的可能性很大; 裙撑的材料极其易燃,女性经常在厨房里不小心被烧死。 最后,脚上仍然穿着维多利亚平底鞋,这种款式会让脚看起来更小,但会导致骨骼变形。

保罗·波烈再也无法忍受了。 后被称为“时尚暴君”的他对刻板的女性服装发起了革命性的进攻。 暴君的宣言是“以自由的名义解放女性腹部更多的空间”。 他设计了腰线更高的裙子,并用胸罩取代了紧身胸衣,让女性能够更自由地呼吸。 。

然而,正如我们今天有时不得不在衣服上妥协并减肥一样,Poiret 的服装设计也并不完美。 比如,穿上波瓦雷设计的“火布裙”后,女性就只能迈着小步走路。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波瓦雷本人也承认了这一点,“是的,我解放了女性的胸部,但我限制了她们的双腿。女性开始抱怨她们不再能走路或踏上马车了。”

不同风格的巴黎时尚

“如果你将巴黎最好的设计师与外界隔离开来,或者把他送到另一个地方——他就一文不值”——Jeanne Lanvin

波烈是时装设计史上的传奇人物,但他绝对不是流行的传奇人物。 他的服装设计长期以来一直是Chanel、Schiaparelli等女性设计师嘲笑的对象。 现代女装真正的解放者无疑是香奈儿。 波烈解放了女性胸部的束缚,给女性戴上脚链“荷布裙”,而香奈儿前卫的时装设计让每个女人都能像男人一样骑马。

在倡导女性自由方面,香奈儿用自己的时尚做出了最强烈的回应。 她是保守派设计师的眼中钉。 1916年,香奈儿设计了她的第一款时装——三件套针织套装。 1919年,她注册了自己的时装店,随后推出了以茉莉花为基调的“香奈儿5号”香水,大受欢迎。 香奈儿设计的针织套装曾经是女性衣柜里的必备单品。 它更加宽松,完全抛弃了胸罩,让女性可以自由地展现自己的身体线条。 更重要的是,香奈儿让时尚走向大众。 随机的事情。 与以往昂贵的高级时装相比,香奈儿设计的针织套装可以在工厂裁剪和生产,而且面料的原材料便宜很多。 女人可以用更少的钱买到一件精致漂亮的时装。 这恰好是以前时装设计师非常忌讳的事情,因为能够量产就意味着降价和款式抄袭,这会极大地影响他们的经济收入。

遗憾的是,如今的香奈儿已经不再是走这条路线的品牌了。

当时香奈儿对于影响经济收入的态度非常开放。 “说实话,法国有超过 40,000 名裁缝。如果她们不向设计师寻求创意,她们能做什么?让她们复制。我选择站在女性和那些裁缝一边,而且这不是为了时尚房子说话。”

1920年代,香奈儿推出了至今仍流行的“小黑裙”。 这种经典的时尚风格以细长的线条强调腰线,不规则的下摆则为直线增添了活泼感。 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时装都以黑色作为经典高级的配色,但在香奈儿之前,纵观高级时装定制的历史,我们很难找到几款以黑色为主色调的时装。 因为黑色一直被认为是葬礼场合的颜色。 香奈儿的“小黑裙”打破了这一束缚,立即风靡法国乃至全球。

与此同时,其他几位女性时装设计师也在改变人们的穿着。 Jeanne Lanvin推出了一款黑色时装连衣裙,融合了时下流行的V领款式,保留了裙撑款式的蓬松美感,同时取消了裙撑,代之以弧形褶皱,解放了女性之美。 腰部。 Elsa Schiaparelli 用超现实艺术呈现出具有错视效果的手工编织毛衣。 格雷夫人一反以往设计师对黑色的崇拜,转而用纯白色哑光丝绸设计出复古罗马风格的“女神礼服”。

一时间,巴黎时装屋涌现出不同风格、各具特色的服装。

有一位同事非常被香奈儿鄙视——克里斯汀·迪奥。 他更注重商业效率、精英阶层的喜好,在让人掏空钱包方面也颇有经验。 迪奥将时尚带入商业广告领域,聘请好莱坞女星迪特里希和英国皇室公主为他的时尚带货,并在美国开设分店。 在此之前,迪奥一直声称自己的服装是为精英人士设计的,因此昂贵的定价并不值得质疑。 (20世纪迪奥生产的每一件衣服都是迪奥自己定价的,除了服装成本和制作时间之外,他还会加上相当一笔的“设计成本”)。 在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自己的时装之后,他们开始推出新的鞋子和包包。 在发现这些对一些普通人来说仍然买不起后,他们开始生产价格更实惠的迪奥口红和香水。 如此“全面”的设计让迪奥的商业公司赚了不少钱。 最夸张的时候,迪奥的年收入占巴黎每年出口贸易总额的70%。

同一时期的其他设计师还包括曾在迪奥时装屋当学徒的年轻人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沉默寡言的西班牙人(巴黎世家创始人)巴黎世家(Balenciaga)以及设计薄款西装和裙子的罗伯特·皮埃尔(Robert Pierre)。 盖伊(先后加盟迪奥、纪梵希),经过百年经营,终于成为包袋界赫赫有名的路易威登、抓住服装之外化妆品商机的兰蔻、有着香水制造历史的娇兰一百年了,创业也一百年了。 爱马仕……一时间,巴黎成了时尚天堂。 从服装到配饰,从大件衣服到小香水口红,巴黎人把自己打造成世界其他国家年轻人想要成为的现代形象。

至于男装,这一时期唯一的重大变化似乎就是“鳄鱼”品牌推出的立领衬衫。 他们没有太大改变。 我们不知道如果波德莱尔还活着,他会写出哪些关于它们的新诗。

黑暗时代和黄金时代

“我非常担心时尚界正在发生的变化:到处都有太多的时装秀,但没有足够的真实内容。 一天晚上,我梦见香奈儿和我要去丽兹酒店参加晚宴,当我们来到康朋街时,我们都哭了。”——伊夫·圣洛朗

随着一批设计师的出现,时装设计终于发展起来,但好景不长,第二次世界大战随即爆发。 战争期间,欧洲各国贸易和原材料供应出现问题。 尽管人们有玩得开心、买新衣服的愿望,但低迷的经济迫使人们把钱主要投资在生活必需品上。

原材料的短缺催生了那个时代的许多经典设计。 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可能就是GUCCI设计的竹节包了。 由于皮革被意大利政府用来为士兵制作靴子,Aldo Gucci 用更便宜的材料制作了竹包,既节省成本,又很轻。 如今,它也成为了GUCCI的经典设计之一。

但时装设计也在朝着更加商业化的方向发展。 二战结束后,欧洲人渴望重建家园,尽快驱散战争阴霾。 那些轻薄粗糙的面料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期望了。 于是设计师们于1945年在Lucien Leron的组织下举办了一场时装秀。 时装秀规模非常庞大,以巴黎为起点,随后巴塞罗那、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纽约,进行了世界级巡演。

迪奥掀起了一股名为“New Look”的时尚浪潮。 他设计的飘逸华贵的花冠礼服,给人一种曼妙梦幻的感觉,充满了皮草镶边、羊绒漩涡、宽大的裙摆和蜿蜒的裙摆,再加上一些来自战时军队制服的灵感。 帽子,看来迪奥把他能想到的设计方案都加到了一条裙子上,以至于有人戏称“现在时装都是按斤卖的”。

而时尚界的危机才刚刚从黄金时代显现出来。 从设计师对待抄袭的不同态度可以看出,服装设计最大的对手不是人们僵化的审美,而是服装生产商。 他们可以以更简单的成本批量生产相同设计的衣服。 美国市场的发展是这场危机广泛发生的主要原因。 战后,欧洲经济较之战前大幅下滑,而美国人的经济水平恰好处于快速发展阶段。 再加上好莱坞明星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大量新颖的时尚开始首先出现在好莱坞电影明星身上。 。 比如纪梵希就利用这个机会,为奥黛丽·赫本订购了一件礼服,从而打开了自己的品牌市场。

皮尔·卡丹的“叛逃”或许对时尚界影响最大。 作为曾经与Chanel、Dior、Balenciaga等并列的时装设计师,皮尔·卡丹在20世纪60年代选择了商业钻探。 他在美国找到了赚钱之道,不仅制造孤独的定制时装,还销售钢笔、内衣、家具甚至浴缸,成为一名大型综合卖家。 更具有破坏性的是,皮尔·卡丹还在努力打造价格更低、经济效益更大的成衣销售,让人们只需要花100法郎就可以拥有一套优雅的卡多纳裙子。 巴黎时装协会非常愤怒,将皮尔·卡丹的名字从名单中删除。 然而,解雇一个人对于挽救时装设计的黄金时代并无多大帮助。

为设计而设计的当代时尚

“现在人们更多地谈论时尚品牌而不是设计师。你知道是什么扼杀了时尚吗?那些该死的标志,他们把一切都变成了广告。” – 亚历山大·麦昆

在成衣销售的冲击下,如今的时尚品牌几乎只剩下象征性的LOGO。 过去,这些LOGO各有特色。 Yves Saint Laurent设计了吸烟装,Dior为女性设计了H型和A字裙,Chanel坚持崇尚黑色,Roger Vivier推出了清教徒风格的不带高跟鞋,Gucci——他们家的创始人则拿了实用的路线一开始。 为了向顾客证明行李箱的质量,古奇奥·古驰 (Guccio Gucci) 老先生会在店里跳到行李箱上并踩在上面——今天的古驰 (Gucci) 销售员绝对不可能用这种方式向顾客证明其产品的实用性。 他们更注重“味道”。

然而,现在的这些LOGO真的了解自己的品味是什么吗?

品味只能属于个人,却很难属于一个管理群体。 当原创设计师打造的时装屋成为高端奢侈品集团时,品味就很难保留了。 即使它们能够保留在设计师手中,那么,随着Chanel和Yves Saint Laurent的逝去,如果没有一个具有强烈个性魅力的设计师,品味注定很难保留。

更不用说,当今许多时尚品牌与其 20 世纪的创始人几乎没有任何联系。 由于血腥的内部斗争,Gucci集团上演了儿子举报父亲逃税、妻子雇佣黑手党杀害丈夫、儿子联手外部财团攻击家族董事会等一系列闹剧。董事。 早在20世纪80年代,Gucci集团中就无人问津。 作为Gucci家族的一员,Gucci现在的风格,准确来说,是新任创意总监Tom Ford的风格。 还有巴黎世家。 今天我们看到他们推出的一系列花哨耀眼的设计,乍一看和Gucci的风格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Balenciaga的创始人Balenciaga却是时尚界的一位传奇隐士。 他设计的服装风格非常冷酷简洁。 他沉默寡言,去世前一年从未接受过任何媒体采访。 他于 1962 年关闭了工作室。直到他去世多年后,一个新的设计师财团才重新购买了该品牌。

如今的时尚品牌都没有自己明确的风格定位。 一切都是基于流行市场,所以设计师经常更换。 Celine的设计此前一直都是冷冰冰的风格,但随着创意总监Phoebe Filo的离开,Celine去年秋冬时装展的风格被戏称为“夜百鬼”——新任创意总监偏爱夸张的吸血鬼风格男装。 看看时尚品牌在LOGO上的变化就知道了。 曾经花样十足、辨识度极高的商标字体,现在基本都被无衬线粗体英文字母所取代。 服装设计整体的趋同感大概就是这样的。

但具有独立风格的时装设计师仍然存在。 比如刚刚去世几年的天才麦昆,以及如今大名鼎鼎的亚历山德罗·米歇尔等,他们拼命捍卫时尚艺术的尊严,坚守风格理想。 然而,他们想要的时尚是什么?

2018年时装秀上,Alessandro Michel为Gucci设计了“全球主义”时装,摩洛哥披肩、俄罗斯头巾、英国面料、法国20世纪吊坠、苏格兰花呢等等。 加上代表Gucci的巨大双G标志。

这种时尚真正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是“想法”。 离开T台后,很难想象这些衣服会出现在街头。 设计师们似乎不再有香奈儿那种让每个女人爱上自己的衣服、解放自我的追求。 他们想要的只是纯粹通过一件衣服来表达自己,甚至表达文化问题。 黑色革命、环保、胖子的审美权利等等,Balenciaga 2020年的两场时装展结合了大量时事。 全球疫情、欧盟解体、澳大利亚山火、青少年手机问题等,都被设计在了模特们所穿的衣服上。 高级时装完全脱离大众市场,成为一种艺术形式。

那么,当时尚达到极致的今天,它想要表达的理念又会如何与人们的自我发生碰撞呢?

作者/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