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信披观察之服装服饰篇 行业披露率达42 6家企业首次披露

文学大师郭沫若曾说:“服饰是文化的表现,服饰是思想的形象。” 从某种意义上说,服装除了基本功能外,还被赋予了精神内涵。 因此,服装服饰企业不得不绞尽脑汁设计、生产新款式、开发新面料、升级零售体验终端,以满足消费者日益强烈的个性化需求。 然而,大量产能与环境保护存在直接矛盾。 如何平衡财务绩效与绿色发展,是企业必须要做的功课之一。

 

值得庆幸的是,国内众多知名服装服饰企业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纷纷主动披露社会责任报告或ESG报告,探索ESG理念与业务的融合。

据品牌价值研究院统计,截至2022年8月11日,A股纺织服装企业共有38家,其中16家企业已披露2021年社会责任报告或ESG报告,整体披露率的 42%。 . 其中,6家公司首次披露相关报告; 6家公司相关报告披露时间超过十年; 伟星股份(SZ002003)自2008年以来连续14年不间断,表明可持续发展的理念逐渐被行业所接受。 认识和实践。

品牌价值研究院还发现,虽然越来越多的服饰服饰上市公司披露了相关报告,但整体质量仍有待提升,存在两个明显的不足:一是部分题材还处于概念阶段,二是缺乏实施细则; 二是节能减排和能源消耗相关数据普遍“缺失”,只有迪塑时尚(SH603587)披露了能源消耗的使用情况。

绿色供应链为主题

产业观察是核心期刊吗_产业地产观察与研究_时尚产业观察/

据品牌价值研究院统计,目前A股纺织服装服饰行业上市公司共有38家。 剔除已退市的两家公司(退市拉纱和退市环球),截至2022年8月11日,共有16家公司披露了社会责任报告或ESG报告,披露率为42%。

其中,6家公司为首次披露; 6家公司坚持披露相关报告十余年; 报喜鸟(SZ002154)和七匹狼(SZ002029)是服装行业最早披露社会责任报告的企业,从2007年开始; 微星股份披露时间最长,自2008年以来未间断; 只有雅戈尔(SH600177)和红豆(SH600400)两家公司披露了ESG报告。

此外,还有ST布森(SZ00256)、ST现代(SZ002656)、拓瑞德(SZ30000)等早年发布社会责任报告的公司,近年没有选择再次披露。

从内容上看,大部分服装服饰企业将供应链管理列为重要课题。 在此基础上,森马服饰(SZ002563)和雅戈尔也提出了“绿色供应链”的概念。 具体表现为:森马服饰建立统一的供应链信息管理平台(SCM系统),通过大数据对设计、生产、包装、仓储、物流、销售等整个供应链进行协调和监管,实现数字化、标准化供应链的可视化、供应商的全生命周期管理。

雅戈尔将按照《关联方管理办法》对生产或服务中涉及重要环境因素的供应商施加影响,使其行为和产品符合相关环保要求,积极推进绿色采购,助力打造绿色供应链。 此外,公司还推进全产业链上游面料工厂碳排放核算,推广新技术、新设备、新能源的应用,积极要求和推动面辅料供应商开展低碳活动。生产和国际生态纺织品认证。

值得一提的是,服装服饰行业在物流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不容小觑,但鲜有企业在这方面进行优化和改进。 迪速时尚选择新能源汽车作为短途交通工具的做法与其“绿色交通”理念相呼应,在减少碳排放方面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果。

但也有部分企业的相关报道不够“用心”,肤浅。 比如内容框架几乎没有变化,很多版块的内容大体重复,还缺乏核心数据和治理措施。

行业关注社会公益

众所周知,服装服饰行业是一个高耗能、高污染的行业,尤其​​是对水资源的需求量很大。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数据,生产一条牛仔裤需要 7,500 升水,生产一件棉质衬衫需要约 2,700 升水。 而且生产过程中的纺织、印染等环节会形成大量的污染物,排放后会影响水源的健康。

或许是因为这方面的信息比较敏感,服装行业的企业都默契地选择了不公开能耗数据。 只有迪速时尚给出了相关指标:2021年,公司用电量87.56万度,用水8368.48吨。

虽然在环保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但值得肯定的是,服装行业在履行社会责任,尤其是公益项目方面,有着比较突出的表现。

例如,森马服饰去年10月向温州世界青年科学家成长基金会捐赠2000万元,帮助和支持青年科学家的成长; 海澜之家(SH600398)向偏远山区小学捐赠羽绒服,举办各类夏令营、冬令营和讲座,教育资源引进,以及多项文化主题活动; 雅戈尔在西藏、四川、江西、甘肃、宁夏等地捐建10余所“雅戈尔希望小学”,并设立“雅戈尔慈善助学基金”资助贫困学子; 九木王(SH601566)去年为河南特大水灾和山西特大水灾捐赠了价值1000万元的物资和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