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牌踏实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伦敦继成功打造了拥有国际影响力的男装周之后,要再次证明在时装周的创新开发上,我很前卫,我能行。 

时装周正变得越来越多了。从今年开始,伦敦时装周主办方英国时尚协会正式推出了早春早秋系列时装周,时间会从6月15日持续到6月17日,紧跟在男装周后面,已经确认参与的品牌包括Burberry,Roland Mouret,Anya Hindmarch和Peter Pilotto。伦敦继成功打造了拥有国际影响力的男装周之后,要再次证明在时装周的创新开发上,我很前卫,我能行。

左:Roland Mouret Resort 2016早春度假系列;右:Peter Pilotto Resort 2016早春系列

不过,这真的奏效吗?要知道米兰曾经在2010年的时候做过类似的尝试,不过几乎没形成任何影响,而像Gucci这样的意大利品牌甚至情愿跑到纽约去办早春秀了。

品牌们已经不需要通过官方组织的一年两次的集会,来保证媒体的最大规模覆盖,有了网上直播,有了twitter、Instagram这些社交网站的互动,他们可以随时随地触及到他们的观众。技术真的是一个化的工具,而现在这些曾经居高临下主宰人类该如何穿衣遮体的大牌们,也得开始认真的研究一下那些技术 nerd发明的玩具是怎么抢去了原本属于他们的注意力的。

另一个问题是,这个早春度假系列又是个什么鬼?除了拍电影的,时尚品牌大概是最能找借口讲故事的一群人了,Chanel,Dior,Burberry这些时尚大牌在越来越拥挤的四大时装周之外,开始精心打造只属于自己的秀场体验。五月,明星夫妇Bob Hope和Dolores Hope位于美国加州棕榈泉充满未来主义风格的私人府邸的曲线巨型大窗下,Louis Vuitton2016早春度假系列首秀在一片夕阳中上演。

走秀通常和服装无关,而是一种体验,设计师就是利用这一点来解释那些出现在T台上的,正常人永远不可能穿上街的设计和夸张的舞台造型。

虽然主办这么一场秀需要花费不少于百万美元的投入,成本和参加四大时装周没什么差别,可获得的回报却远超后者。没有同一时段的PK者,意味着可以在时尚媒体的版面上的一段时间之内占据绝对的焦点曝光,时尚编辑和买手们可以轻松自在的看秀加social,而不用像在时装周期间那样赶场奔波。

最终还是归于商业利益,这些系列恰恰为品牌赚最多的钱,因为它们在店铺内驻守的时间最长,一个设计师品牌有70%收入都来自于这些系列,可过去却几乎没有在营销推广上有任何作为,还真是一件怪事。不过,放在过去,品牌们绝不会对你说这些,他们自诩为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

 

Chanel 可以说是最早开始这么做的,其早春度假系列,早秋高级手工坊系列已经成为了品牌每年维护客户关系最重要的活动。甚至都不需要妥协把秀场强制设在巴黎、米兰、伦敦或者纽约,而可以根据自己的区域市场战略灵活调动。Dior在上海世博会那年选择在外滩发布早春度假系列,去年则是在东京发布品牌第一个早秋时装系列,Louis Vuitton去年在莫斯科发布品牌首场早春度假系列,Chanel去过迪拜,Celine去过北京……把秀场搬到当今这些奢侈品购买力强劲的新兴市场的现场,这才是务实的做法。

左:Roland Mouret;右:Tom Ford

Roland Mouret认为目前品牌争相举办早春早秋系列秀的意义就和Yves Saint Laurent在1960年代从高定转向成衣类似。如果说成衣还算展示的是设计师理念和手工艺的结合,那这些早春早秋系列则完全是他们靠吃饭的家伙了。

但并不是所有设计师都看好举办早春早秋秀,Tom Ford之前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样高调的打造这些秀让早春早秋系列变味了,它们对一个品牌来说虽不足以亮眼到放上秀场,但却是实实在在的面包与黄油,是女性们真正想穿的服饰,现在把它们作秀一样的涂上胭脂粉黛,女性们是不会想穿它们的。看起来他还是坚持高冷的,不过,请注意,他还是强调自己每天得吃黄油和面包。

真是个忙碌的六月,不过谁还care看秀呢?Supreme赶在这个点推出和纽约杨基队合作的特别版T恤,在伦敦soho区的店外,目测有超过500个20多岁的年轻人彻夜排队,他们形容设计师品牌太贵,不够酷。大牌,你听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