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mcore怎么就最时髦了?!

 

Normcore其实很简单,以实用而舒适的穿着为前提,拒绝满身大Logo的打扮。你做到了吗?

终于到年底,我可以许下新年愿望了:2015年春天,能不再说Normcore吗?

这个硬造出来的词简直是2014年最具强迫性的时尚因子,特别无趣。Normcore是由英文单词Normal和Hardcore组成的一个合成词。请脑补一辈子只穿黑色高领套头衫、牛仔裤的乔帮主乔布斯的形象。想身体力行?很简单,不管穿什么衣服,哪怕是高级定制时装,只管在脚上蹬双朴素(一定不能选霓虹色)的运动鞋就走得出似魔鬼的步伐。

乔帮主的黑色高领套头衫和牛仔裤

其实,这股舒(wu)适(qu)搭(fa)配(wei)的潮流发端于2010年夏天的曼哈顿下城,5个大学刚从艺术专业毕业的年轻人迫于生计在一家市场预测公司工作,这种工作,你懂的,就是用漂亮的PowerPoint、PDF,以及俗里俗气的图片,把种种陈词滥调进行重新包装、贩卖。互相吐槽之际,他们也意识到其中蕴藏着巨大的价值,于是决定联合创业,成立了一家名为K-Hole的潮流预测公司,以艺术创作的形式来发布重要的观点。

他们开始制作、发布PDF格式的预测报告,读者可以下载,渐渐地,有画廊邀请他们合作。2013年10月,他们为伦敦蛇纹岩画廊的一组展品发布了一个市场趋势报告《年轻模式:自由报告》,其中一个章节名为Normcore。报告发布后5个月都波澜不惊,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中某人只不过将这个词告诉了一位记者朋友,就掀起了一场波澜。2014年2月,《纽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Fiona Duncan撰文的文章《Normcore:清楚自己是七十亿人类一份子的人的时尚》,文中认为Normcore这个词传神地概括出一种见多识广的时髦,那些见惯时尚风云变幻的人故意穿得像游客,标配是马球衫+杂牌水洗牛仔裤+白色棉袜+运动鞋,嗯,马球衫下摆还要扎进牛仔裤。

2014秋冬normcore设计

这篇文章立刻在美国一些年轻媒体人中掀起了吐槽的欢快氛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其中一个叫Christopher Glazek的,公开与Fiona Duncan叫板,批评她搞错了Normcore的意思。Glazek说,K-Hole公司将Normcore描述成一种社会态度,指人们用穿衣来表明自己属于哪一个社会群体;而Duncan居然将其确立成一种时尚潮流,误读为报告中的另一个观点Acting Basic(返璞归真),也就是不穿设计师的作品。Duncan大概也是个心理承受能力弱的人,她不得已道歉,杂志上市4天后,她在脸书上发牢骚责怪《纽约》杂志的编辑:这些天我前所未有地感到受伤。由于压力太大,我的脸上长满了严重的湿疹。

毕竟是媒体人小圈子里的争论,Normcore本可以很快成过眼云烟。孰料,这时正逢时装周,时尚妖孽们从四面八方聚到四座大都市,编辑、设计师、博主们如饥似渴要为新潮流编出个说法,这词儿撞上门来,正合吾意,有些造型师、设计师不喜欢夸耀,尽可能取掉一切修饰,快快快,把Normcore迅速贴在这股潮流上。就这样,伦敦时装周期间Normcore风吹开了,很快就开始被滥用。

Vogue给凯特王妃冠以normcore公爵夫人之称

2 月27日,Gap在其Tweet上借用了这个词,我们早在1969年就已经 #normcore了。 3月10日,Vogue.com发问:Normcore之后又是什么潮流?4月,英国王室的威廉王子夫妇出访新西兰、澳大利亚,Vogue.com给凯特王妃冠以normcore公爵夫人之称,又掀起一轮小。为什么这么说呢?19天的行程中,出于外交礼仪的需要,凯特王妃穿了很多纯色的套裙和大衣,想都不用想肯定是Catherine Walker、Alexander McQueen、Erdem、Emilia Wickstead,但她开创性地在王室服装中增加了一些normal元素,比如布里多尼风格的条纹T恤、Tory Burch连衣裙,以及她最爱的Jonathan Saunders毛衣,也有高街品牌的运动鞋,都是有运动功能、实穿的服饰,于是时尚评论人称她为Duchess of Normcore。

夏天,这个词又出现在《柳叶刀》杂志的一篇文章中。是的,令人肃然起敬的《柳叶刀》!牛津大学出版社把它评为年度新创词汇,Gap 2014秋季广告也用Dress Normal作为广告语,各家时尚大刊纷纷报道设计师们以此为主题的新装设计,连现任007丹尼尔·格雷格都穿套头毛衣走红毯。

到此时,这个词已变了调,不再反时尚, 一切有钱、任性、咋地的行为都可以冠以normcore的名义。美国著名喜剧演员拉里·戴维(Larry David)就借任性之风突然成为时尚偶像,他曾在伍迪·艾伦的电影《怎样都行》里演了个任性的知识分子老头,爱上波大无脑的萝莉,为了离婚不惜跳楼。生活中的戴维似乎永远穿着黑色马球衫,裤子不是卡其布长裤就是经典款Levi’s牛仔,样子呆萌丑。

拉里·戴维(Larry David)在伍迪·艾伦的电影《怎样都行》的任性知识分子老头

话说回来,一开始时尚圈没有人真的认为自己就是normcore,最多就是讽刺某个人你犯不着起床就穿上盛装吧。 时尚圈,起根儿上来说,光鲜、活跃、酷爱炫耀。人人争当孔雀,之所以不穿印花搭印花,不摆艺术范儿pose,拒绝被街拍,被人当成游客,扮演出一个无趣来,是要发出另一种时尚宣言。

时尚圈曾经自成一体,社交媒体盛行后,吸纳进很多花红柳绿的草根潮人。于是,核心层的人物开始反抗时髦打扮,他们穿一种制式装扮,故意不透露任何潮流信息的元素。比如Anna Della Russo、时尚博主Bryanboy、奢侈品电商mytheresa.com的买手Veronika Heilbrunner,都是整身运动装,似乎真要泯然于众人。我是谁?你们猜去吧,把我看成游客最好。

Corinne Day在1990年代初拍的时装。

很多评论众口一词说,Normcore令人地想起低调、带有运动活力的1990年代的风尚。请认真看看Corinne Day在1990年代初拍的时装,是的,表情懒洋洋的模特很酷地混搭穿着白色T恤衫、毛边牛仔短裙、Birkenstocks笨鞋,可她一副高冷的样子分明在说,斯蒂夫·乔布斯、杰瑞·宋飞、拉里·戴维,有过哪些时尚亮点?他们穿normcore衣只是出于基本功能需求吧。